12.1.13

陳腔濫調:新宿站

如果說香港人生活離不開地產商,韓國人離不開三星集團,那生活在東京的日本人應該係離不開鐵路公司。日本的鐵路公司的業務百足咁多爪,從交通服務(鐵路,巴士,的士,高速巴士),百貨公司(JR東日本:LUMINE / 西武:SEIBU, PARCO / 東急:109, Tokyo Hands, 東急百貨),地產,遊樂場,到觀光(西武:伊豆,箱根 / 東武:Skytree / 小田急:箱根),連打颱風可唔可以提早回家還是繼續上班也是取決於鐵路公司(當鐵路公司宣佈將會暫停服務,沿線市民都可獲提早下班以趕上尾班車)。

班次(ダイヤ)

從成田機場出東京市區,如果硬要乘搭JR的NEX或機場巴士以外的交通工具,那麼京成電鐵京成線就是不二之選,當然也可選擇車程一小時多車費約港幣$3500(約三萬多日元)的的士。看著車站大堂的路線圖,很多人包括初到東京的其他縣民,很容易會被七彩繽紛的路線圖弄得頭暈眼花。什麼快速特急,Access特急,特急,通勤特急,快速,各停,種類琳瑯滿目,眼花繚亂,如果要向一個慣於站在銀行股市報價機螢幕前張大嘴巴的股民來解釋這些班次的關係,所花的時間可能會令其身家蒸發掉十數個。

使用京成電鐵從成田機場去東京市區(日暮里或上野)有2條路線:上線(橙色:成田Sky Access線)較快亦較貴;下線(藍色:京成本線)
在日本坐鐵路時,時間觀念要十分準確,不能以香港日常那種四捨五入的概括觀念看時間,例如把18分和22分就當成20分,所以會建議人們到達日本時按照火車月台的鐘把手錶調準時間。因為最慢的各停列車與最快的特快列車,車程可能會最多相差30至40分鐘,日本人因此在轉車時很趕急,車門一打開,情況就像一個魚春破壁,魚子四方八面瀉出來,為的是抓緊那4至5分鐘追上下一班車。

東京和大阪的鐵路公司有世界上最複雜的班次種類:

Local(普通/各停),通常以灰或黑色表示;
Section Semi-Express(区間準急)
Rapid(快速)
Semi-Express(準急),通常以綠色表示;
Commuter Semi-Express(通勤準急)
Express(急行)
Commuter Limited Express(通勤特急)
Rapid Express(快速急行)
Limited Rapid(特快)
Semi-Limited Express(準特急)
Limited Express(特急),通常以紅或橙色表示;

西武池袋線:假如從池袋往東久留米,人們通常會先搭快速或急行到ひばりケ丘(雲雀丘),再轉乘各停列車。
(*通勤班次只會在上下午繁忙時段出現)
日本鐵路公司的編排下,通常快速(Rapid)係比 急行(Express)慢。由於要和JR或其他交通工具競爭,私鐵公司便會盡可能從有限的路軌和車輛裡編出一個頻密的行車班次,因此會出現像京成線,西武線等一線數款班次的現像。對於初乘東京鐵路的遊客來說搭各停列車就最安心,但慢慢就會發現在各停列車裡渡過的時間真的很漫長。例如坐上了首先開出的各停列車,火車到第4站就要停約5分鐘讓路給第二班開出的準急列車,到了第7站又要停5分鐘讓路給第三班特急列車,如是者,最終遲開的快速列車會後來居上,反而第一班開出的各停列車是最遲到達總站,所以本地人搭火車的觀念係快速列車優先,然後再在轉車站轉緩行列車。下次旅遊只要小心留意班次便可以節省不少時間。

(京王線)鐵路公司內部的班次圖表:可見最早從新宿開出的各停列車要在中途站讓路給快速列車通過,結果最後才到達調布站。以京王線為例,這個組合每10分鐘重覆一次。


Zookeeper:分色的好處是一眼便能找出紅綠黃藍色的東西
班次顯示器(発車標)

玩過Zookeeper的人都知道,玩的方法一是以動物的外型配對,另一個方法就是根據顏色配對。日本的鐵路公司班次顯示器也是使用這個法則向乘客有條理地交待資訊。首先班次一定會用顏色燈表示(紅橙綠三色LED,或全色LED),然後目的地, 月台,列車節數,最後是補充資料:如途經地方,轉車站,優等車廂在哪裡,最先到的班次等。因為眼晴習慣把相同顏色的東西先歸類,把地點和時間之類比較重要 的資料分色顯示,令人們節省了在茫茫字海搜索資料的時間。

京王線告示:字突出了最重要的資料﹣時間,地點,列車服務改動情況


臨時班次(逝っとけダイヤ)


在中央線偶遇日本版香江十九才子(笑)
如果從羽田機場往東京市區,橫濱市或到成田機場轉機,一般都會使用京急電鐵京急線。京急線和京成線的班次編排上一樣五花百門,有機場快特,機場急行,特急,快速特急,各停幾種類。從羽田機場坐上了一班“機場快特:往成田機場”的列車,正興高彩烈的拿著電話像發現新大陸般拍攝對面一排閉目養神的日本人,突然車廂傳來車掌廣播:

“この先状況によりましては、行き先が変更となる場合がございます
変更があり次第お客様にお知らせいたします。

“根據現時路線情況,本班車的總站將會有所更改,有最新消息會立即通知各位。”

最後重新調整後,列車會調整成“各停:往品川”,這就是京急線特有的臨時班次(逝っとけダイヤ)。不論司機,車掌,月台長,站長,甚至連信號所職員也不會知道當時班次調動的情況,就算像先前那個因趕不上飛機而在躺在地上大吵大鬧的肥大媽式向職員發難,他們除了可以尷尬地道歉和報以白眼之外,也是愛莫能助。京急的乘客由於習以為常,所以大多本能地轉搭JR,或是安靜地等待列車重開。臨時班次通常在颱風來臨,發生跳軌事故,信號故障或沿線有大型活動舉行才會出現。

京急2100形電車起動時會發出DooooReMiFaSoRaTiiiiiiiii的摩打聲,因此被稱為“唱歌列車”(歌う電車)

充滿童心的工程師在摩打上動了手腳,令摩打起動時發出幾度音階;另外有些親切的車掌或司機喜歡同月台的小朋友揮手道別


新宿站標識計劃(新宿駅サイン計画)

新宿一帶在江戶時期為宿場,名為“內藤新宿”,類似驛站的地方,宿場範圍內有茶屋,旅籠屋及夜店之類店鋪,至明治時期1885年日本鐵道興建赤羽至品川間(現在山手線部分)時,車站使用了“新宿”這個名稱。

1988年的新宿站月台
去過新宿站的人都感受過那種迷惘和傍徨,仿彿變成了迷失東京的主角。1987年JR東日本從日本國鐵公司接管了新宿站後,於1988年委託GK Graphics著手更新一系列的車站標識設計。1988年的新宿站路線縱橫交錯,山手線,中央線,中央本線,總武線,埼京線,每日數十萬人流從四方八面匯入至車站大堂,GK Graphics的任務是要把當時JNR國鐵時代遺留下來的設計﹣白底色配以黑色字體改成易看易明的新指示。


國鐵時代的設計最大的貢獻是她為每條火車線編定了一種路線色,青綠色山手線,橙色中央線,黃色總武線,墨綠色埼京線,日本Yodobashi電器店(ヨドバシカメラ)的廣告主題歌也唱過:  “又圓又綠的山手線,正中通過的中央線”,因此GK Graphics的設計意念也要保留那些獨有的顏色。
 
原本新宿站月台著燈後,光管的光度令白底黑字的指示牌顯得非常刺眼,同時白底黑字的設計欠缺一種高級感,因此從協調月台環境方向出發,設計出深灰底色配以白色字和路線顏色帶的新標識。而設計公司也調整了月台那一塊地名指示板,為了減底對乘客的壓迫感,同時方便乘客閱讀,微微把地名牌向下傾。

為了不令月台太刺眼,月台上的指示牌改以灰黑色白字。這設計最初在新宿和秋葉原站試行,最後擴展至JR東日本各站。

此外新宿站西面地底轉車大堂,一條長長的隧道和無數的入口,設計團隊把原本白底黑字的入口標誌改成路線色白字,令本來的指示牌添上了閘口的感覺,有點像佛教“結界”的意味,乘客從老遠也無意識看到入口位置,人們不需走近指示牌也知道入口在哪裡,從而有助疏導人流。後來香港的九廣鐵路東鐵的翻新標誌,西鐵和馬鐵的標誌設計上也有其影子。

令指示牌改成閘口感覺的設計

香港九廣鐵路西鐵(現為港鐵西鐵線)指示牌

路線圖(路線図)

東京有兩間地下鐵系統,包括東京地下鐵(東京メトロ/Tokyo Metro)和都營地下鐵(都営地下鉄/Toei Subway),雖然兩間公司名義上合併了,關係像港島區的城巴和新巴一樣,但在收費計算上仍是不同,以同等距離計算東京地下鐵係較都營線便宜。東京地下鐵設計了三款路線圖,一款是普通路線圖;一款是附有車站號碼的路線圖,乘客只需記著路線編碼就能找到車站;最後一款是月台詳細圖,驟眼看與一般的並無差異,仔細觀察是每個車站都用一個長方形表示,用意是讓乘客知道月台位置和轉車時的捷徑。
以都營大江戶線為中心的東京地下鐵路線圖(大江戶線曾被考慮命名為東京環狀線,但因為路線形態為6字形而棄用)
以東京Metro線為中心的東京地下鐵路線圖(按地形顯示)

左:月台詳細圖    右:普通路線圖  
從普通路線圖顯示,霞關站和國會議事堂前站都是紅綠線的轉車站,但在月台詳細圖顯示下,在霞關站轉車,中間要穿過灰線,路程較迂回,但在國會議事堂前站就可以直接轉車。


轉乘指南(乗換案内)

以前還未有智能電話時,在日本搭火車對遊客絕對是一個挑戰,每晚要花時間看火車路線圖,但最後都會發覺搭錯車或出錯車站,光是新宿站已有JR新宿站,京王新宿站,京王新線新宿站,小田急新宿站,丸之內線新宿站,大江戶線新宿站,大江戶線新宿西口站,西武新宿站的分別,簡直把人弄瘋,幸好現在的轉車指南App十分方便,即使不懂輸入日文車站名字,只需在路線圖上按下車站名,便能找到最快(早),最便宜(安),轉車次數最少(楽)的班次。

“駅すぱあと”/“乗換案内”  都有提供東京(關東),名古屋(中部),京阪神奈(關西),福岡(北九州)的火車路線圖
左:“駅すぱあと” / 右:“乗換案内”


033﹣120113SA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

_